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_友爱互助_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138申sunbet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友爱互助 >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主页 友爱互助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

友爱互助2020-06-12372人围观

我们似乎是是需要原因的动物。近期新闻揭露的自杀事件,已经有许多人去推测踹度,包含:「事情是怎幺发生的?、她为何会忧郁这幺久?、是因为性侵事件吗?还是家人?出版之后的压力?还是……、是不是精神科药物没有用?、每週一次的心理治疗是干什幺吃的?你看最后还不是死了?」

这些评论和猜测,有的是出于怜惜,有的是出于愤怒,有的是出于自己议题的投射。有的则是掉入「责备受害者」效应(victim blaming)的陷阱,我们会倾向将事情发生的原因归因于受害者本身,认为那是他们自己的特质、是他的父母造成,来「保护自己」,为什幺这样做可以保护自己呢?

正因为它可以维繫我们心中的「公平世界信念」(Just-world belief)。我们大多数人对世界都抱持着一种「好人有好报,坏人有坏报」的想法,可是今天的当事人是跟我们一样的年轻生命,这样一来,我们的信念就受到挑战了。于是你告诉自己:或许「他们」跟我不同,我才不会这幺容易就想不开!改个名字就好了阿,很难吗?只要这样想,你就可以成功地把可能的伤害跟自己区隔开来了,获得控制感和心理上的安全感。只是,在做这样区隔的同时,你也一併区隔了人们最珍贵的两种情感,同理和爱。

我们害怕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毕竟,当我们给当事人一个「原因」以后,事情好像就变得「比较容易」理解,心里面也似乎有一个「安」的感觉。只是,所有的事情都能被确认「原因」吗?

我们常常都误以为,自杀的人有一个「最终原因」,好像找到了,就可以根治一切一样。但是忧郁(Major Depression)其实是非常複杂的,或者说所有心理疾病都是複杂的,原生家庭、个人特质、基因、社会支持、生命经验……牵涉到的原因如此纠结混杂。

我想,「原因」固然重要,但很多文章已经做了相关的讨论,况且我们都不是当事人,实在很不适合当柯南。对我来说,目前更重要的是「活着的人」如何和自己相处?同样受心理困扰所苦的人,如何寻求协助?同样陪伴欲自杀(或尝试多次自杀)者的朋友、伴侣或家人,如何在数次努力未果之下,仍能维繫希望?如果你身边有心理困扰的朋友,什幺样的陪伴才不会「太多」或「超过」?

这篇文章将会以一系列投图片,说明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(Suicide Attempt)的複杂成因、药物作用、以及更重要的是,如何陪伴当事人。其实,不只是当事人,很多时候陪伴者也会很无力、看到他们的挚爱如此痛苦,也会挣扎是否该放弃,还得常常提心吊胆「会不会下一秒他就离开我了」,在这样多重压力之下,可能会说出「你不想活没人逼你」之的话……当双眼目睹生命变得如此艰难,陪伴者如何在陪伴的同时有品质,也好好照顾自己。

接下来我们将会以案例、可行的方法来说明「如果你的亲人朋友在你面前要自杀」时,该怎幺办?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「你不要过来,你再过来我就全部吃下去。」她手中拿着一整罐安眠药,我那时候竟然还在努力回想安眠药的致死剂量是多少。

「把刀还给我。我再说一次:还、给、我!没关係,不还我是不是?我去拿一把更利的!」她正想打开抽屉的时候,我一把把她抱住。她大声咆哮,连楼下的邻居都听得见。

「嘿,我跟你说。我明天就会死了噢,我连遗书都写好了,一份给你、一份给爸爸,一份给奶奶,还有一份给筱晶、一份给阿东。汪汪看不懂字,不过我有替牠买了一箱罐头放在储藏室,我过世那天,记得拆给牠吃。」都已经到这个节骨眼了,她还是一样很在乎别人,连我们的狗她都没忘记。可是每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该怎幺回应,好像说什幺都对、说什幺也都错……

老婆罹患忧郁症的那一年,郑宇花了很多时间上网找资料,却发现网路上虽然有很多陪伴忧郁者的资料,但是「关于自杀」的因应方式却相当有限,不外乎送医住院、找谘询师、请家人和朋友帮忙——却没有任何一篇文章教他,当你最爱的人拿着一把刀在你面前,信誓旦旦地说要去死的时候,你可以做点什幺。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如果你有类似的朋友,我想一开始一定很不能理解,为什幺他会把死一直挂在嘴边?难到有没有别的方法了吗?其实,正因为他已经想到没有办法可以想了,才会选择这种方式。你可以想像它就像是一道很困难的数学题,你是写对的人,当然知道这题有其他的解法,但他深陷其中良久,不知道该怎幺解,只想把考卷撕烂!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「正面思考」是过来人的语言。很多人会习惯问忧郁症患者:「你为什幺心情不好?是什幺事情影响到你吗?可以说出来啊?」然后当对方说不知道的时候,陪伴的人会觉得很挫折,心想:「怎幺可能会不知道呢?心情不好不是都有原因吗?」

其实,这个假设是错的。如果我们继续用前面数学题的例子,当你一题的答案解不出来、怎幺写都错的时候,旁边答对的人跟你说:「你知道哪里错了吗?」你的感觉是什幺呢?

是不是有一种:「我要是知道,我就不会算不出来了啊!」的感觉呢?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忧郁症的情绪是很複杂的,根据素质-压力理论(diathesis-stress theory),一个人想要自杀可能受到远因与近因的影响,例如牵涉到当事人小时候的一些负面经验、长期以来对自己的负向语言、人际关係和社会支持不足、一个人的强韧性(Robustness/ Resilienz ),甚至最近的失落事件,例如失恋或者是重要他人死亡等等⋯⋯在这幺多繁杂的原因之下,你要他如何确认「真正的原因」是什幺。

当然,有些时候他们说话的方式很像在情绪勒索(Emotional blackmail)故意要引起你注意、以死威胁你达成他的需求,有时你甚至会被激怒,心想:「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话就去死好了,不要在那边假鬼假怪!」

如果你真的这样脱口而出,那就陷入他们的圈套了(虽然他们并不一定是有意识地这幺做)。当你说:「去呀去呀!管你是要上吊还是割腕,如果你这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就去吧!」他听到以后,可能就会更确定自己「果然」是没有人爱的、没有人要的。

其实,你可以把他的行为想像成一种演化的机制,当一个人不断地释放出他想要死的讯息时,真正想要讲的只有一件事情:我现在很脆弱,我需要人家关心我。当然,他有可能嘴巴上说不需要你关心、甚至把你推开。所以你能够做的,就只是陪伴,但光是陪伴就已经很足够了,毕竟不是每一个人,都愿意在这样的时刻,让自己和黑暗的人相处这幺久,有些时候他负面的话语,也会让你开始动摇。

「你又不是我,你怎幺知道我有多痛苦?难道我连自己选择结束生命的权利都没有了吗?」陪伴的过程并不容易,尤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你根本不知道要怎幺接。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你相信一个人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生命吗?这是一个很难的哲学问题,不过我的想法是,即使你可以决定自己的生命,也必须在意识清楚的情况下,但很多时候,忧郁症患者正在执行「自杀」这个行为的时候,他们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的。

Psychological Today研究,心理学家请那些从金门大桥上面跳下去自杀(但没死成)的人,回想并描述「刚跳下来那一刻」的感觉。许多自杀者的反应是:第一秒是觉得真爽、解脱了,但再来就是后悔。

下面再举两个企图自杀者的例子:

「我那天一个人坐在客厅,听到有一个声音一直叫我去厨房拿刀来刺自己的心脏。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,刀子已经抵在我胸口了,皮肤上面还微微渗出血......」忧郁症患者霍民说。

「星期一晚上我刚回到家,就看到她一直拿头去撞墙壁。我赶快过去抱她,发现她手腕又有新的痕迹,而且还是一直持续不断拿头去撞墙壁,然后嘴巴里面念念有词说不想活了。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 3 分多钟,她突然停下来,问我:我刚刚在做什幺?我怎幺在这里?」郑宇说。

忧郁症是一种脑部血清素(Serotonin)含量异常的疾病,有些人的症状会伴随着知觉的改变,例如走路容易撞到东西、容易忘东忘西、很难做决定(这点也有些时候会惹怒身边的人),有些人会有幻听、幻觉出现,甚至会有轻微的解离情形(也就是上面例子当中谈到的,一段时间没有记忆、不知道自己在干嘛)。他们也会变得无法控制冲动的行为,例如不断地上网疯狂买东西,或者无法控制自己把刀子插进心脏的想法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你还愿意相信,他想结束生命是出于「自由意志」的决定吗? 虽然说是这幺说,在奕含走了之后,我也开始重新反省,许多心理治疗目的都是希望个案可以好好活着, 但对于一直以来勇敢很久的人,会不会停止努力,才是他们最想要的休息?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「那为何药物、SSRI无效?花这幺多钱看医生,结果最后还不是死了?」我问朋友声晖,在打字时半随着紧咬的牙齿可以感觉心中的无力,其实也有带一点可以感觉到我对心理治疗一直以来的质疑(当然,我也不知道她吃的是什幺药物,所以我发现自己的这句话里面,也伴随者自己许多朋友吃了很多药,到最后却仍然「没用」的投射)。

「或许可以把它当作是消炎药吧。消炎药可以压抑发炎引起的不舒服,但如果引起发炎的原因没有察觉,那发炎反应还是会不断的再生。而且,消炎药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效。」长庚医院神经药理研究员吴声晖说。

「其实,成人精神疾病真的会让人很灰心,因为许多疾病在发展出行为上的症状时,往往『已经是』神经长歪的结果,而这个结果是由体质因素和长期压力的交互作用下产生,很难一朝一夕改变……」他接着说。

「可是,她吃药吃了10年啊、10年!这10年难道都没帮助吗?」我说,我知道自己有点太过激动了,但我真的很想知道,现在的抗精神药物会把我们带到哪里?

「有阿 ,如果说药物没有帮助的话,或许她早在十年前就已离去,而不会留下我们现在看的文字。」他接着打了一长串让我非常受用的文字:「或许我们可以撇开她不谈,毕竟我们甚至连他的诊断是什幺都不确定(结果还是让他来提醒我,不要随便当键盘柯南冏)。」

「『难治型』忧郁症患者(指用典型的心理治疗、药物治疗无效、或效果不彰的当事人),拉远一点看看事情会不会清楚一点。我们怎幺会期待一个长久习惯某种思考的人在吃药以后『自动』变好?那种思考方式(或者更深层的压力)如果没有变,单靠药物怎幺可能有办法让神经自动长成另一种的样式?事实上,基因与环境同时影响了神经的发育,而我们的思考也不断的在编修神经连结。药物造成的脑内化学物质浓度变化,也不过是会影响神经发育的其中一部分原因。」

「其实我个人更好奇的是,所谓的从忧郁症中康复了,是真的不再那幺容易陷入忧郁情绪吗(其实,随着复发次数增加,复发率也会增加,甚至会高达40%以上)? 我没有明确的证据否定这个答案,但事情绝对不是这幺简单。我认为所谓的康复,是这个人有办法处理自己的忧郁情绪,情绪本身还是在的,但我们要怎幺去与它共存。这就跟跟物质依赖(Substance dependence)一样,物质依赖没有痊癒这回事,所谓的成功戒毒,是学到了如何去对抗诱惑,而不是诱惑真的『消失』了。」

如果今天由这个人的神经连结所形成的忧郁情绪,已经超出了那个人所能负荷的範围,而且在努力了很久以后仍然没办法好好的处理,那我也只能对他说声辛苦了。听完这段话,我突然想起多年前我在医院的同事说的:「医生不是神,精神医疗是有极限的。」我也开始反思,在「有限」的状况下,我们究竟可以做些什幺?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说了这幺多,那我们可以做什幺呢?如果他拿着刀正想要伤害自己的时候,我们该怎幺办呢?

不要离开现场,持续的陪伴

我要去抢他的刀吗?还是放着让他在那里割自己的手?老实说,没有什幺一定对或不对的答案,听起来就像废话,但实际上你做什幺事情都不一定有帮助,唯一有帮助的就是待在他身边,陪伴他,这就是他最需要的。

如果可能的话,也可以尝试暂时分散他的注意力,一般来说,自杀的企图既然是一种无法控制的「冲动」,表示这个冲动只会持续一段时间,如前面举的例子一样,过了那个「很想自杀的高峰点」,他的情绪就会稍微缓和下来了。

你可以做的是,陪他度过这个冲动的时间,唯一的目标就是不要让他伤害自己或伤害别人。如果你觉得情况已经有点失控,请务必打电话请求协助(给亲人/医疗人员)。

寻求协助,必要时安排住院

或许你会觉得,这样他会不会恨我?你心里会很煎熬,觉得自己很像抓耙子,通报医院来「抓」他去住院,不过,如果这样可以保住他的生命,或许仍是值得的一个尝试。

你可以思考看看这个比喻:当你的家人感冒的时候,他不愿意去看医生,说自己休息一阵子就会好了,你当然可以尊重他的决定。但当他已经肺炎、生命濒临危险的时候,仍坚持不去看医生,这时候你会打电话叫救护车吗?当我们感到忧郁、情绪不好的时候,的确是可以自我调整,但当它已经严重的影响到生活,有生命危险的时候,由于已经牵涉到脑部血清素的病变,就不是靠自己有办法可以「看开」的!

自我照顾,分担风险

或许你会问:住院真的有用吗?其实住院主要的帮助有两个:

    降低死亡风险按时服药调整血清素

有些比较严重的病人,会使用单侧电气痉挛治疗(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,ECT),效果有点像大脑重新开机,缓和当事人的负面思考。

另外,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——如果你是他的朋友、男女朋友、或者是「没有亲属关係」的人,请一定要让他身边的亲人知道他的状况,让他们了解严重的程度,儘管当事人可能不想让家人担心、或者是他与家人的关係很糟糕。你可能会说:「他的压力源就是来自于家里呀!」、「他已经跟爸妈好多年没有联络了」、「他家人知道,不但帮不上忙,可能会小事化大、大事爆炸。」

我当然可以理解你心里有很多的担心,但你可以思考下面两个问题:

    当他无法自行决定,需要进行一些手术、或者是签署住院同意书的时候,你有那个签名的资格吗?如果他的家人有很多的情绪,却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,到最后不得不知道的时候才透露给他们知道,你觉得会发生什幺事情?没有可能你会无辜地被牵连、责怪?
建立班表,划好界限

事实上,照顾有自杀企图的人是非常辛苦的事情,如果你自己扛在身上,一方面你无法 24 小时都陪在他身边,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发生万一,那个罪恶感是无以复加的。如果可能的话,可以联络他身边的朋友和亲人等资源,有点像是轮流到医院照顾危险期病人的感觉,轮班陪伴——因为他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

最后,你自己的情绪和身心状态也是重要的。我一个朋友长期照顾忧郁的太太,因为晚上回到家都要陪在她身边,不能够做自己的事,只好等到太太服安眠药睡着之后,才爬起来赶工作。一大早又得到公司去上班,两个月之后,他也病倒了,因为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,让他变得疲惫不堪

所以,在照顾对方的同时,也要懂得照顾自己,在「不是你轮班」的时候,可以去运动、放鬆,你自己也可以找谘询师,当你可以更稳一点,你的照顾也会更有品质。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请记得:你也是肉做的(而且在这个情况下你身上的肉可能比他还要多), 长期陪伴忧郁症、企图自杀的人除了身心都会面临极大的压力之外,他的世界下的雨,往往也会淋到你。下面这三小点可以避免被感染:

    自我觉察:你要知道自己的感觉、情绪、以及目前的状态是什幺。如果你自己都快没电了,还要去帮别人充电,可能要小心不但没有办法充到对方,你自己还有可能会有「替代性创伤」或是「複杂性悲伤」。社会支持:这大概是所有的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了。其实就是陪伴者的陪伴(一个后设陪伴的概念),当你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的时候,你可以找人来听听你的辛苦、甚至给你一些专业的建议。孤军奋战下副本是很辛苦的,请务必找队友,推王才可以事半功倍,也能省下不少红药水。界线:对于习惯当「拯救者」来说,界线大概是一辈子都要磨练的课题。这些人往往都有「需要被别人需要」的需求,可是往往也因为这样,不小心耗竭了自己。你并不需要每天去陪伴他,有些时候陪伴的品质比陪伴的次数还要来得重要,承诺出你可以陪伴的时间,然后就在那个时间一定要出现。有时候拒绝,反而是让关係可以长期维繫的方法。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我心理师朋友叮噹猫也给了一些建议:

希望术:不要放弃希望,但不要说出期望

陪伴自杀的人是件很弔诡的事情,一方面你不可以放弃对他的希望,另外方面你又不可以把你的希望说出嘴巴来。因为说出口的,就不值钱了,当你跟他说「你会好起来的。」、「这只是暂时的」、「一切都会变好,你再多努力一下就好。」这些话看起来好像是给忧郁的人希望,但实际上,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,会有很多的罪恶感(于是他们自责自己的罪名又加一条:我果然是很糟糕的人,不断地让在乎我的人失望)。

宁静术:静静的就很好

很多人以为陪伴自杀的人,总是要讲很多话来开导他,但奇怪的是当你讲越多,事情不但不会好转,还有可能会言多必失。实际上,你光是在场陪在他身边、让他觉得不孤单,这样就已经很重要了。有一句话我觉得很受用分享给大家:你想说这句话,是真的感受他的情绪,还是只是为了减缓你自己的焦虑?

其实,如果你没有受过专业的谘商技巧训练,只要做到「认真听」这件事情,就已经是帮他超级大的忙了,甚至有时候,因为你跟他的关係很深厚,这个「倾听」本身,甚至可能比一般专业人员还有效(这就是为什幺有时候我在节目上和艺人来宾对话,就算是讲得再深刻,他们都不会被打动,但常常他们身旁朋友一句「我会默默支持你」,就让来宾整个泪崩。)

接纳术:不要批评自杀行为

我们的文化里面,有些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习惯:用责骂代替关心。你感冒了,家人会问你怎幺这幺不小心着凉;分手了朋友会说,就跟你讲过了对方是个烂人;考试考差了,他不一定会同理你的沮丧,还连带责备你不认真读书⋯⋯所以当你看到一个人想要自杀的时候,你可能也会不由自主地说「为什幺不往正面想呢?」

当你脑袋里面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,可以思考看看这个比喻——如果有个病患因为肺部的疾病没有办法自主的呼吸,你会不会把他从床上摇醒、拔掉呼吸器问他:你为什幺不自己呼吸?对于企图自杀后尝试自杀的人来说,有时候他们的行为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,而是大脑的血清素以及其他的激素交互作用异常所致——换言之,你可以想像某种程度上在他进行自杀行为的时候,他是被「灵魂附体」了。当你越接纳他,他才越能够冷静下来。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

「你不要过来,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!」

「你知道我在做什幺吗?我在吞安眠药喔,或许再三个小时我就会不省人事了⋯⋯」

一般的情绪勒索都已经很难克服了,但如果对方拿生死来威胁,而且他又是你重要的人,我们其实很难不被影响。除了停、看、应(心理师教你跳脱情绪勒索:你没有责任满足别人)之外,这个时候其实有三种可能的做法:

电:先确认自己还有多少电。同样的,如果你都已经快没电了,请先安顿好自己。尝试做几次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先平稳下来,再来看看现在在演哪一齣。报:如果那个状况是你没有办法停止或逃离的,例如他已经一只脚跨在窗台外面了而你就在现场,请务必请求支援。如果他是透过电话跟你求救,请确认他身边有人,或者是请其他人帮忙。定:倘若当下你真的没有办法提供协助,请真诚地跟他说出你的难处,并且订定你可以去陪伴他的时间。

面对重要的人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,身体和心理的压力不亚于想要自杀的当事人。虽然很难,但在陪伴的时候还是要提醒自己:你很在乎他,但不论是他的情绪或是他的生命,都不是你的责任,而是他自己的责任。

陪伴忧郁和有自杀意念的人,最煎熬的地方在于自我内心的挣扎。有些时候你甚至会被他的负面思考说服,你开始怀疑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,不知道该怎幺做比较好,这些都是常见的状况,这时请给自己多一点的弹性和空间。

最后,我想送辛苦的陪伴者一段话: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当前方的路还没有明朗的时候,我们要容忍『不确定性』;当你觉得好像已经走到尽头的时候,请相信,这只是个路口。不要急,慢慢走,或许在桃花树的后面,你会看见下一个村落。」

【图辑】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结束痛苦:如何陪伴忧郁症与企图自杀者Photo Credit: 海苔熊关于抗忧郁药物,想了解更多可以参考:五种抗忧郁症的药物介绍